狐狸SAMA

↓↓↓求戳开↓↓↓

首先,跳坑十分严重,好多墙头都在爬。。。
目前比较吃的D5坑
裘杰 杰佣 欺诈社右 伪白 安咎安 酒茨
其他的
ZR 柒七 也青 嘉瑞嘉 安雷安
希望关注甚点(本来也不会有)

本来就是个渣渣还这么事多,希望不要嫌弃啦,我只是觉得如果哪位小可爱误关了我却发现我发了他不喜欢的东西,会失望。。。
所以没有关注也没关系!
那个。。。悄咪咪求扩列_(:-D」ㄥ)_

【杰佣】轮回(四)

完结啦!╰╮(〃′▽`)~╯前片戳首页嗷
大家中秋快乐!




  【十三】

    一年过去了,奈布几乎癫狂的找遍了所有他会出现的地方,也试着去找曾经的那些求生者们,但他们却全都失去了记忆,记得那个庄园的,只有自己。

    奈布再次掏出了那封信,“为什么……”站了起来,迎着绚丽的晚霞回到了自己暂住的那个旅馆。

    这儿有一片巨大的玫瑰园,躺在花丛中时,就像躺在他的怀抱中。

    将信放在了一旁,抽出随身携带的军刀,轻柔地修剪着面前玫瑰的枝丫。思绪却再次回到了那个夜晚,那个隐约在大火中的影子。

    一阵刺痛,被刀刃划伤的手臂正在滴落着殷红的鲜血,有几滴落在了一旁泛黄的信纸上,奈布那灰蓝的眸子缩了缩。

 
    亲爱的奈布

    首先,恭喜你重获了自由,我在此表示衷心的祝福。
    其次,我是不可能出去的,先生,你一定会遇到一位更好的。
   忘了我吧。
                                                              ——杰克

    一股酸涩从眼底涌起,滴落在信纸上。

     “你这个骗子……”

    我想要的,从来不是什么自由,只是你啊。

  【十四】

    ‘欢迎进入庄园’

    奈布轻抚着大门斑驳的锈迹,隐约还能回忆起当初那股大火。环视四周,身旁的伍兹小姐正在与黛儿小姐亲切交谈着,皮尔森先生仍旧再与罗伊先生拌嘴。奈布自嘲的勾起嘴角,“当初那些人,都回来了呢。”

    ‘游戏开始’

    凝视着远处那高挑的身影,奈布主动迎了上去,对上杰克扫过来的冰冷眸子,缓缓勾起一抹自信的弧度。

     “这次就换我来让你记起来吧,杰克先生~”









你们看懂了没?反正我是没看懂。_(:D」ㄥ)_
大概就是说,一开始的时候,杰克是准备和奈布一起走的,但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出不去。就把奈布扔了出去。然后出去的奈布忘记了一切。但是他根据自己内心深处的指引又回来了。杰克没有被洗去记忆,因为庄园主觉得洗去了的话,会损失一些战斗经验。(庄园主:我不是我没有)

玫瑰算是贯穿全文的的信物吧,当玫瑰和杰克的血滴落在自己脸上的时候奈布恢复了部分记忆。

啊头痛。。。大概就这样吧,个人理解力不同啦,(´▽`ʃ♡ƪ)

再次祝大家中秋快乐!吧唧!
@查无此人 蟹蟹帮我改文嗷

【杰佣】轮回(三)

前篇戳主页啦
这篇超级短,算是过度嘛。(顶锅盖


  【九】
    奈布起床的时候天还没有亮,他换上了自己一直珍惜的刺客披风,将那朵玫瑰小心翼翼地别在胸前。他知道红教堂是什么地方,那里有一场未进行完的婚礼。

    奈布望着天边泛起的鱼肚白,为什么自己会感到不安?

    四周辉煌的建筑物告诉他,这里就是红教堂。但是杰克并没有来。裘克挥舞着他的火箭筒,开始了猛男冲刺。

  【十】

    今天杰克依然没有参赛,奈布捏着那朵玫瑰,你为什么不来见我?

   
  【十一】

    已经第七天了,奈布机械的破着密码机,远处传来一声尖叫,“艾米丽小姐被捉住了啊……”

    骗刀救人扛刀一气合成,奈布躲在树后,里奥先生明明已经看到了自己,为什么不来追呢?突然,他看到里奥面朝着他,嘴巴略微动了动,“杰克。”

        奈布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里奥扼住了奈布的勃颈,但是奈布并没有挣扎,他感到有一个东西,悄悄的坠入了口袋。

    回到了庄园,奈布并没有吃晚饭,迅速的跑回自己的房间,拿出口袋里的东西。是一封信。

   亲爱的奈布:
       
        我已经逃出了庄园,抱歉没能履行那日的承诺。但是我会在外面等着你,我们一起去真正的教堂,好么?

                                                             ——杰克

   
    奈布握紧了这封信,他知道,这是杰克的亲笔。

  【十二】

    在这个夜晚,奈布联合了所有求生者,放了一把火。火蛇肆虐,求生者们趁机打开了大门,争先恐后地跑了出去。奈布回过头,他仿佛在一片火海中看见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甩了甩头,“怎么可能呢?他还在等着我!”

    奈布跑出了大门。

   
   

    自己看着都短。。。接下来还有一篇就要完结了,_(:D」ㄥ)_

【杰佣】轮回(二)

前篇还是有必要看一下的说,注意事项都有写的。
我果然,还是菜的一批。。。


【五】

    “先生,你好。”

    “您喜欢玫瑰吗?”

    “又遇到了呢,好巧。”

    “小奈布!”

    “喂,裘克,不许怼他!”

    “我喜欢你。”

    “一起逃出去吧,离开这里。”

    “大门开了,快走!”

    “滚出去啊!奈布·萨贝达!”

    远处似乎有光点?奈布缓缓走过去,那里,火光冲天。

    火舌吞噬了一切,工厂,医院,教堂,曾经娇艳的玫瑰在热浪中卷曲,干枯。火焰中,一道漆黑的人影傲然屹立。

    黑色的燕尾服荡开,似鸟儿的双翅,他的皮肤异常白皙,在红色的海洋中却衬着种种凄凉。

    他的嘴角抿了抿,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奈布不由得往前迈了几步。他的尾音微微上挑,此时却透着一种悲凉。

                “逃出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六】

    清晨的阳光透过厚实的窗帘,倾泻在雪白的床单上,与四周那泛着霉斑的墙壁格格不入。

    奈布的手里捏着那朵玫瑰,它依旧娇艳欲滴。



  【七】

    今天的监管者并不是杰克,而是一位脸上缠着绷带的男子。

    奈布有些无聊的翻着箱子,记得庄园主曾经说过,监管者是不会死的。甩了甩头,随手扔掉翻出来的地图,突然间感到心脏开始猛烈的跳动。奈布勾起了嘴角,反手便将今日的监管者摁在身下,双手剪在身后,手中即将挥舞起来的鲨鱼棒滚出了老远。

    里奥完全没想到会这样。他只是来这边找女儿的,虽然艾玛已经完全不记得他了。

    奈布轻轻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角,“杰克他……”

    “萨贝达先生,你们在干什么?”杰克抱着双臂,酒红的眸子微微眯起。

    奈布的身体突然僵住,随后就被杰克提了起来,奈布有些心虚的回头,呆住了。

    杰克今天没有戴面具,初生的太阳散发出柔和的光芒,使杰克看起来有了一丝朝气,乌黑的发丝有几个微微翘起,或许是因为刚睡醒的缘故。手杖上的玫瑰亦如自己别在胸前的那朵,鲜红,娇艳。

  【八】

    奈布安稳的躺在杰克的怀里,努力无视掉周围小姐姐们那艳羡的目光,向上撇了撇,正好撞上杰克那对过来的视线,眼中含着极致的温柔。今天是里奥的游戏,所以杰克并不会去理会其他人。

    “那先生……”杰克的话还未说出口就被堵死了,“叫奈布。”杰克的瞳孔略微收缩,“还有,之前没有回复你的,我很喜欢玫瑰。”

    不紧不慢的步伐终于被打乱,杰克震惊的低下头,“你都想起来了?!”

    奈布抬起头,环住了杰克的脖子,“我回来了。”

    “那,要去红教堂吗?那的玫瑰开的正旺呢。”

    “……当然!”

    在奈布的强烈要求下,被放到了椅子上。杰克呆呆的仰望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所以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某处,一道影子一闪而过。

【杰佣】轮回(一)

大概是今年四月份的脑洞,拖了五个月,(不愧是鸽皇)如果有撞梗纯属偶然(毕竟很烂大街) ,如果有错字麻烦指出啦!然后十分OOC和shi一样的排版,注意避雷哦(哇我废话好多)可能会二~三天一更????

【一】

     ‘欢迎进入庄园’

    机械的电子音自耳边响起,奈布拉了拉自己的披风,这个声音,很耳熟。

    漆黑的乌鸦,苍白的面具,猩红的双眸,残破的手杖。

              “逃出这里,再也不要回来!”

    奈布猛的回神,身边的小姐们正在欢快的介绍这里,他们不过刚来几天,却仿佛什么都知道。

    ‘游戏即将开始’

    “啊!对了萨贝达先生!”活泼的伍兹小姐说到“一定要小心杰克哦!”

    “杰克?”这个名字……  

   “是的”沉稳的贝坦菲尔小姐凝视着杯中的红茶,“开膛手杰克,庄园的监管者之一。”

    “简直就是死神一般的存在……不过克利切不怕他!”一直玩着手电的皮尔森先生倒是兴致勃勃。

    “杰克……” 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场景开始转换 。

    “这里是……一个废弃的工厂?伍兹小姐?皮尔森先生?”并没有人来回答他的话,所有人都被传到了不同的地方。呼叫声落下,仅仅惊起了几只栖息的乌鸦。
 

【二】

    奈布穿梭在各种障碍物中,他讨厌这里,废弃的工厂,腐烂的机油味混着浓厚的尘雾总是会让他想起战场,硝烟,残骸。

    “咳咳……”因长时间的移动而牵扯到了旧疾,喉间泛起一丝腥甜,奈布厌恶的压了下去。

    突然涌出一抹淡淡的玫瑰清香,在这充满腐烂气息的工厂中异常清新。奈布不由得深吸了一口,这味道似乎很久以前便闻到过。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但是真的很好闻呢。”奈布如是想。

    耳畔传来一声轻笑,极低,尾音略微勾起,似溪水轻敲着卵石。“不对!”奈布警惕的转身,一抹嫣红缓缓飘下,下意识的伸出手,让它落入掌心。

                   那是一片玫瑰花瓣。

【三】

    远处传来了几声惊恐的尖叫,奈布解着密码机的手不由得一抖,猝不及防的被电了一下。

    “啧……”按捺住想拆了它的冲动,打开了系统界面。

    在看到除了自己外的三个头像全部变灰并加上了叉并且还有两台密码机未解锁后,奈布不由得抽了抽嘴角。摇了摇头,认命的砸起了身前的密码机。

    “那道暗香又来了。”奈布想,“他应该就在我身后。”但是却并不想回头,他害怕当自己回过头时,什么都没有,就像以前。

    感觉身后之人并没有敌意,奈布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专心拍打着面前的密码机。

    “该死!”在被电了N次之后奈布终于炸了毛,飞起一脚狠狠的踹向了机子,亲眼看着那原本就不多的进度条全部消失,奈布觉得自己的脸堪比乌鸦的羽毛。

    “噗嗤。”身后传来几声轻笑,奈布正准备回头瞪他一眼,但一阵地转天旋,慌乱的捉住了他的衣襟,随后发现,自己被抱了!横抱!!公主抱!!!

    奈布恨恨的磨了磨后槽牙,要知道上个敢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敌军军官的坟头草都有密码机高了!

    但是玫瑰的清香悄悄钻入鼻翼,身边全都是他的味道。

              “好想……这么一直走下去。”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奈布不禁觉的脸颊发烫,连忙将斗篷拉了拉,遮住了眼脸,却错过了那人眼中近乎痴迷的爱意。
   
    他的脸上带着苍白的面具,高高的礼帽斜戴着,左手的指刃略微上挑,透着优雅与神秘。

  【四】    

     “喂……”奈布微微侧头,微风吹拂起他的斗篷,几束栗色发丝不甘示弱的蹦了出来,“我叫奈布……”似是担心那人听不清,便提高了声音,“奈布·萨贝达。”

    他轻轻的摘下了面具,奈布淡淡的看着,那猩红的眸子里染着温柔的笑意,行了一个标准的绅士礼,“我叫杰克。”上挑的尾音亦如之前,故意学着奈布的语调,“开膛手杰克。”

    奈布有些羞愤,回过头去,他感到有一只温凉的手,似无意般轻划过自己的脸庞,奈布不由得一颤,手中已多了一朵玫瑰。

    破风声传来,奈布警惕的回头,杰克却仿佛早就知道会这样,手上发力,奈布便跌到身后的地窖中 。

    只听到一声闷哼,奈布下意识的伸出手,猩红刺伤了他的眼睛,几滴尚存温热的液体滴落至脸颊。

    失重的无力感如潮水般吞了奈布,轻轻的将玫瑰移至胸前,双手紧紧交叉,即使手指已被玫瑰的刺划破。

    在无边的黑暗中,奈布失去了意识。

                                                                     【TBC】



如果看不懂的话我1313一下,jio是讲奈布跑出去了又回来了然后被洗去了记忆但是杰克没有因为庄园主怕损失什么战斗技巧所以。。。哎呀自己脑补好啦,我也越讲越乱,还有玫瑰算是定情信物啦!后面还会有哒。
我果然文笔巨渣_(:-3」ㄥ)_顺便在艾特一下帮我改文的小可爱 @口是心非 。蟹蟹啦!

这什么沙雕脑洞_(•̀ω•́ 」∠)_

我家的天使怎么,怎么,怎么就剩个头了???( ´•̥̥̥ω•̥̥̥` )

我的玻璃都搓破了也没搓出来一个好的。。。
互怼组有那么好!我磕爆他们!!!

我永远喜欢伪白!算是交党费?(怎么可能闭嘴吧你丑死了!ԅ(¯ㅂ¯ԅ)

我爱奈布,但我不会画他
我我我我豹哭
(虽然没有爪爪但我十分无耻)